[南投仁愛] 仁愛鄉互助村川中島清流部落 美麗卻深藏哀愁的賽德克巴來 20111203

電影賽德克巴來所描述的霧社事件,是1930年賽德克族反抗日本的悲壯故事,

事件地點在地點在臺中州能高郡霧社(今屬南投縣仁愛鄉),因日本人長期壓迫原住民開採資源,

由頭目莫那魯道等發起聯合抗暴,最後犧牲了千餘人,而餘生者皆被遷到川中島(清流部落)。

這次造訪清流部落是不在計畫之中,本來我要去惠蓀林場,但是途中看到清流部落四個大字,

讓我想起曾經看過賽德克巴來感動落淚的我,決定開車進去看看部落


清流部落介紹:http://mmblog.tw/alangluban/
清流部落開放時間:全年無休,請勿打擾族人作息
清流部落交通資訊:

北下路線:
由中山高速公路→台中交流道→中投公路→草屯→泰雅渡假村→清流部落→惠蓀林場。
由國道三→國到六號→國姓(福龜)交流道下→柑子林→泰雅渡假村→清流部落→惠蓀林場。

中部路線:
草屯鎮→往埔里路線→中潭公路→泰雅渡假村→清流部落。(從台中到清流部落大約1小時左右)

南上路線:
由南二高→中二高→草屯→往埔里路線→中潭公路→泰雅渡假村→清流部落。
由國道三→國到六號→國姓(福龜)交流道下→柑子林→泰雅渡假村→清流部落→惠蓀林場 。


其實來到清流部落不在我的計畫中,因為我本來要去惠蓀林場,但是經過了,卻勾起我對霧社事件的回憶

_DSC0162.jpg 

清流部落是屬於仁愛鄉互助村,霧社事件的餘族被日本人強制遷到今天的川中島清流部落

_DSC0163.jpg

走過常常的清流橋,期時開車經過很平穩,但是其實仔細了解霧社事件,心中卻有股哀愁

_DSC0165.jpg

進到門口,川中島三個大字映入眼簾,而下方的拼貼人物中間正是霧社事件的靈魂人物莫那魯道

_DSC0168.jpg

一路開往部落中間,我停在清流托兒所旁邊的空地停車場,懷著找尋一些歷史的思緒,開始逛逛部落

_DSC0171.jpg

_DSC0172.jpg

爬上清流分所托兒所旁邊的樓梯,可以走上三樓,遠眺附近的清流部落,個人覺得整個部落規劃的不錯

_DSC0174.jpg

國民政府來台後看見北港溪清澈之溪流,認為此地為一好地方,改名清流部落。

_DSC0175.jpg

在二次事件大戰中,日本人也曾經徵召原住民軍隊投入大平洋戰爭中,照片中這邊是川中島青年團操練的情形

_DSC0177.jpg

個人覺得清流部落很特別,每戶人家門口都有寫上自己的族語名字以及姓名,讓我想到以前大同世界路不拾遺

現在的都市叢林裡根本不敢公布自己的名字,以免宵小注意

_DSC0178.jpg

往前走可以看到一棟建築,同時間也有幾個年輕人在這邊拍照,我想他們也是來追尋賽德克巴來的足跡吧

_DSC0179.jpg

旁邊有清流部落發展協會,可惜這個時候沒有開放

_DSC0180.jpg

來到清流部落不能錯過這霧社事件餘生紀念館,裡面有講述詳細的霧社事件始末

_DSC0181.jpg

一個簡單的餘生紀念碑,卻埋藏得很多賽德克族傷心的記憶,

我默默的站在前面,開始回想自己曾經讀過的霧社事件歷史,以及電影賽德克巴來的畫面

_DSC0183.jpg

清流部落餘生紀念館沿革,在1930年霧社事件發生,莫那魯道集結六個社三百名的原住民開始反抗日本人

_DSC0185.jpg

在每個原住民中都有自己的祖訓,而賽德克族Seediq 的 Gaya是維繫整族的規範,當日本禁止他們紋面的時候

也就是他們背離自己祖訓的開始,沒有紋面,死後到彩虹橋怎們跟祖先交代

_DSC0186.jpg

為英勇祖先祈禱文,霧社事件並不是為了爭取身體自由,而是追求信仰為靈魂而戰的戰爭

_DSC0187.jpg

發動六個社馬赫坡社(Mehebu)、塔羅灣社(Truwan)、波阿崙社(Boarung)、斯庫社(Suku)、荷戈社(Gungu)及羅多夫社(Drodux)的年輕人開始抗日,在1930年10月27日,在霧社公學校聯合運動會裡襲擊日本人,開始大出草

_DSC0188.jpg

畫面中間的莫那魯道,是霧社事件的靈魂人物,

而現在莫那魯道的遺骨被葬在仁愛鄉霧社莫那魯道抗日紀念碑 霧社事件紀念公園內,可以參考我之前遊記

[南投遊記]仁愛莫那魯道抗日紀念碑 霧社事件紀念公園 20110506

_DSC0191.jpg

紀念館裡面詳述了霧社事件的歷史,讓我站在前面詳細的讀了一遍,讓我回憶書中的霧社事件

_DSC0192.jpg _DSC0193.jpg

走出餘生紀念館,心中仍然想起賽德克巴來那悲壯的場景,心情其實很沉重,

看到路旁盛開的花,留下的餘族應該要更勇敢的生存

_DSC0196.jpg

心得

造訪川中島清流部落,讓我覺的清流部落很美,很難想像80年前發生的事情

感動那種為信仰為靈魂而戰的悲壯事件,不捨的是戰爭中留下來的妻小,那種心中的傷痛是無法抹滅

除了佩服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來大作外,也希望清流部落的子孫能夠繼續堅強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